北大一院呼吸科主任王广发被隔离 曾奋战SARS一线-看客中国网
一个贴近
民生的媒体

北大一院呼吸科主任王广发被隔离 曾奋战SARS一线

本报记者 郝成 北京报道 2020年1月21日晚,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从多方了解到,北京大学第一医院(以下简称“北大一院”)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已被隔离。据了解,王广发作为专家组成员,被确认至少已在武汉达8天。据早前媒体报道,国家卫健委专家早在2019年12月31日前即已抵达武汉。

王广发目前属于疑似还是已被确诊?北大一院主要负责人在接受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采访时未作明确答复,只是表示一切等待进一步消息,但他未否认王广发被隔离。

2019年12月30日,武汉卫健委一份内部文件流出,其中称“我市华南海鲜市场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人”,次日,媒体采访证实,该文件属实,且国家卫健委已经派出专家抵达武汉。

此后,武汉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,被进一步确定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(以下简称“新型肺炎”)被媒体陆续报道,至2020年1月20日,武汉卫健委通报称新增新型肺炎136例。进入21日,多地出现确诊即疑似病例,令公众高度关注。

据了解,王广发于1981年进入北京医科大学医学系,1995年曾前往日本进修,1998年出任北大一院呼吸内科副主任,并在北京大学获得硕士及博士学位。2003年SARS疫情期间,王广发自当年3月初起,即始终奋战在抗击SARS的第一线,并担任北大一院SARS的主检医师和专家组组长,全面负责医院的SARS疾病治疗和SARS病房的筹建工作 。

在SARS疫情后,作为北大一院接触SARS病人最多、战斗时间最长的医护人员,王广发成为北京市第十七届“五四奖章”5位获奖医务人员之一。2008年“512汶川地震”发生后,5月28日,王广发作为北京市卫生局第八批赴四川抗震救灾医疗队队长,带队前往四川支援。

据了解,本次疫情以来,王广发作为国家医疗专家组专家前往武汉。2020年1月10日晚,王广发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指出,目前病人的病情和整体疫情处于可控状态,大部分患者病情属于轻到中度。确诊的病例中,重症所占比与普通肺炎重症所占比差别不大,目前也没有出现参与救治的医护人员感染情况。经治疗,有部分患者已经治愈出院,其他患者还在积极治疗过程中。

王广发称,和一般性的细菌性肺炎相比,目前该病患者除了发烧、咳嗽之外,痰不多、白细胞不太多,有些病人出现淋巴细胞减少情况,胸部影像中双肺呈现散在的毛玻璃斑片状阴影,具有一定的特征。

王广发在接受专访时指出,一般来说,一种疾病的溯源可能需要较长时间的科学研究,公众应秉承科学的态度,对此有一个合理的期待。“任何疾病重在预防。”他提醒说,现在各地进入春运时间,又是流感多发季节,老百姓一定要注意个人卫生,去人多的地方必要时可戴上口罩,加强锻炼,增强免疫力,这些都是最基本的卫生常识。

相关资料:

王广发:SARS给予我们的启示

——在民进中央抗击非典斗争“优秀民进会员”座谈会上的发言

来源:民进中央宣传部 发布时间:2013-08-30 作者:王广发

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科主任 王广发

去年底,一种新的传染病悄悄出现,广东、香港、越南、新加坡等地较早出现了大量患者。北京于三月中、上旬开始出现病例,至四月底五月初,发病人数达到高峰。这种疾病,后来命名为SARS,即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,来势凶猛,传染性强,又是未知的一种疾病,如何治疗?如何诊断?如何预防?这是对人类的一个挑战,这是对我们国家政府执政能力的挑战,这是对医务人员技术和思想素质的一个挑战,这是对我们每个人的社会责任感和应变能力的一个挑战。

我自三月初诊治首例患者,后来一直战斗在抗击SARS的第一线,担任北大医院SARS的主检医师和专家组组长,至今还担任着北大医院发热门诊主检医师。对这场战役中的问题和经验教训有着直接的体验和感受。通过这场战役,我有如下深刻的体会:

1、充分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能力和执政能力

回想起当初疫情肆虐,病人大量涌来,我们在第一线的人员感受到了巨大的心理压力。我们在担心,什么时候才能够控制住疫情?作为一名医务人员,我们深深为我们的国家,为我们的人民担心。在这危急的时刻,党中央新一代领导集体迅速做出了反应,采取了断然措施,提出了沉着应对、措施果断、依靠科学、有效防治、加强协作、完善机制的指导方针。胡锦涛总书记、温家宝总理等中央领导亲自到疫区视察,并做出了重要指示。党中央国务院和北京市委市政府认真听取各方面意见、建议,采取措施,解决了病人的收治问题,迅速控制了传染源,切断了传染途径。

党中央非常重视一线工作人员对于防治SARS的措施的建议,广泛征求意见。我作为一名民进会员,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,本着与共产党肝胆相照、荣辱与共的精神,积极建言献策。我建议中央组织专家,对疫情进行充分的预测和估计,为控制传染源,应腾出大型医院(2000—3000张病床)收治SARS患者,迅速解决床位不足的问题。从后来采取的措施看,这些建议均得到了采纳。

中国是一个疫病多发的国家,从古代到近代,发生了无数次的疫病流行,每次都是万户萧疏,十室九空。从来没有哪一届政府能够用短短不到2个月的时间,控制住如此大规模的疫情。横向比较,我国和某些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比较,控制疫情的速度也是相当快的。例如,就在10天前加拿大还出现了新发SARS病例。

2、抗击SARS战役的胜利充分体现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

在马来西亚的科伦坡,WHO召开的全球SARS会议期间,国外一些学者对中国能够迅速控制疫情感到不可理解,从他们的神情里,似乎在怀疑中国是否在隐瞒疫情。我告诉他们:如果你去中国看看,看到全民动员,人自为战,村自为战的景象,你们就不会怀疑中国所取得的成就了。

在参加国务院督察组赴宁夏督察期间,我们亲身感受到了这种全民皆“兵”的气势。连小学生、集市上的农民都知道防治SARS的基本知识。在胸科医院工作期间,我们驻地周围的村民,全村动员,采取措施防止SARS的传入。

北京市动员全社会的力量,迅速建设了小汤山医院,并扩建改建了胸科医院,将中日友好医院和宣武医院两所大型综合性医院改建为SARS专科医院,使患者能够及时隔离,及时治疗,控制了传染源。我们是全民皆兵,全国皆兵抗击SARS。只有社会主义制度才能具有如此强大的组织和动员能力。

3、抗击SARS的战役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万众一心、众志成城的强大民族凝聚力

广大的医护人员直面死亡的威胁,本着高度的职业责任感,挺身而出,在艰苦的条件下,仓促应战,以血肉之躯筑起了抗击SARS的第一道防线。这和某些地区医务人员面对SARS大量辞职形成了鲜明对比。承载着对亲人、对朋友的深切思念和担心,本应是新婚的喜宴,却变成了奔赴抗击SARS战场的送别晚餐。亲情、友情、爱情,这些人类最光辉的字眼,在直面SARS的医务人员面前已经转化为舍生取义、舍小家为大家的坚定信念。事实证明,我国的医护人员队伍是经得起考验的,他们同样是中华民族的英勇斗士。我国以很低的医疗卫生投入,保证了我国的医疗卫生处在一个较高的水平,这里面一线医务人员做出了巨大的牺牲。而目前医疗卫生行业存在的很多问题,多是体制问题造成的,全社会对此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。

追忆SARS横行的日子,我们体验到了全社会的空前团结和同仇敌忾。亲人们承担了所有的家庭重负,承担起了赡养父母、教育孩子的职责,他们还要为我们的安危担心。我的同事,承担起了全院日常的医疗工作,还要源源不断支援前线。当出租车司机知道我是战斗在一线的医务人员时,主动提出免除我的车费。我的同事、朋友甚至很久以前的病人发来无数慰问、关切的短信,民进领导亲自到一线慰问我们,这些都给予我们巨大的精神鼓励。无数的捐款捐物送到了一线,为我们打赢这场战争提供了物质保障。如果没有全体人民的支持,如果没有全社会做后盾,也许我们支撑不到现在,也许我们早已被SARS所征服。

4、讲究科学是战胜SARS的技术保证

科学是我们战胜任何困难的锐利武器。SARS是一个新的疾病,治疗没有先例可循。我国的医务工作者能够根据以往的临床经验,摸索出了一套自己的诊治方法,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临床经验的积累,己越来越为世界众多同行所认可。作为北大医院的专家组组长,我根据临床的经验和当时SARS研究的最新进展,很早就总结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SARS诊治规范。我们提出了及时、足量、短期、降阶梯、个体化、积极处理合并症等肾上腺糖皮质激素的使用原则,提出了早期、充分使用无创通气的原则,对我院提高治愈率、降低病死率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,使我院的病死率仅有4%。我院感染管理科主任李六亿同志提出了一整套科学严谨的SARS消毒隔离措施,对降低我院的医护人员感染率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。SARS病房800人的队伍感染仅2人。

SARS是一场灾难,然而这场灾难带给我们的不仅是巨大的损失,还有带给我们的很多教训和可贵的经验。我们应该好好地加以总结,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,应该反思在SARS流行过程中暴露出的问题,从我做起,从实际工作做起,努力实践三个代表。要及时总结经验,努力防止SARS的反弹,为全体人民的身体健康,为建设小康社会贡献自己的全部力量。
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看客中国网的观点和立场。

赞(0) 打赏
分享到: 更多 (0)

网友评论 抢沙发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微信扫一扫打赏